肺炎與鄉民

2020/3/5

大規模傳染的疾病會讓人極度恐慌,但是這個時候也是考驗一下人民的理智。

首先要先說清楚,個人認為台灣這次防疫做得很不錯,陳時中更是台灣三生有幸才有福氣碰上的好官員。

但是接下來要討論的東西可能會粉碎很多鄉民的玻璃心,因此先在這邊打個預防針。

以下對話如果是你生活中常常出現的對話模式:

「我覺得這次的活動辦得沒有很好,比如說燈光太暗、食物品質不好,覺得我們要好好檢討。」

『不會啊,我覺得很棒啊,為什麼你要去批評人家?』

「我沒有去批評啊,我只是指出了一些我覺得可以檢討的地方」

『我覺得不會啊,為什麼你就是喜歡鑽牛角尖?好像只有你們那個圈子做的事情才是正確的,別人做得怎麼都不對。』

「我完全沒有那麼說啊,我是就事論事,跟我從哪個圈子來無關,我想燈光太暗、食物品質這些都可以根據事實討論吧?」

『別人都沒有在批評,你為什麼就是要講人家不好?反正你就是覺得自己比較厲害就是了,那下次你自己一個人辦啊。』

如果以上對話方式是你生活中常常出現的,那你可以關掉這篇文章了,因為這篇文章的閱讀對象不是你,說真的我也不覺得你會看得懂這篇文章的用意和重點。

預防針打完了,現在在入正題。


事後諸葛

先前已說過個人認為台灣防疫做得不錯,尤其是一個跟中國靠如此近的國家,這次的成績是值得嘉許的。現在的數字可以參考這裡

但是,從現在台灣整體媒體、街頭談論和網路風向,就可以看出很多台灣人容易得意忘形的本質。而現在在評論很多其他國家的時候,很多超級不科學的說法,如日本疫情擴散是因為日本人吃成藥不去看醫生、印度菜可以防武漢肺炎,或是歐洲人不戴口罩所以現在疫情開始蔓延等就開始廣為流傳了。

而且是不只是一些三姑六婆在討論,連台灣高知識份子都一堆人在附和這些完全沒有常識的說法。

因為非洲和拉丁美洲一堆國家的感染人數都比台灣少,甚至完全沒有案例,為什麼我們不會認為他們的防疫做得比我們好?

可見很多鄉民的論述邏輯上是站不住腳的。

是時候我們大家靜下心慢慢去了解情況了,而不是看著一些整體的感染數字在那邊看圖說故事。


公共衛生不只是醫療而已

首先,這次很多鄉民第一犯的錯誤就是以為公共衛生就是醫療而已,所以一直想鞏固台灣健保很便宜、任何人都可以隨便跑去看病,所以防疫才很成功。

但是這根本完全脫離了病毒傳染的基本常識,如果大家一直狂衝診所(台灣特有文化)就可以防疫的話,那台灣根本不應該有腸病毒、流感流行的問題了。

首先,病毒可靠口沫傳染,但是並不是唯一途徑。這次的武漢肺炎病毒跟流感病毒一樣,除了口沫傳染以外,其實只要接觸到黏膜(沒有皮膚)的地方都可以傳染。

是的,你的眼睛只要接觸到,也能夠傳染。你吃東西的時候吃進去,也可能傳染。你手去挖鼻子,也可能傳染。請問你去診所的時候,基本上你碰到的所有的東西都有可能會傳染,而台灣人對於公共空間的清潔並不積極,其實去診所看病反而是增加了接觸傳染源的機會。

第二,口罩是沒有辦法保護你的,其實口罩會降低你受感染的機率其實是完全沒有科學根據的這點不單單台灣自己的公共衛生專家已經多次呼籲,美國聯邦衛生署長也出面說明口罩是沒有辦法保護個人不被傳染我們現在配戴的醫療用口罩,其實是用來隔離醫療人員的口沫,而不是隔離外界的口沫的。

那當然,就會有人蠢到提出說:「那如果大家都戴口罩,就都不會傳染了啊?」

但是,只要有一個人沒有配戴口罩,這整個體系就沒用了,請問你有在哪裡看到每一個人都有配戴口罩的?而且先前提過,感染是有太多其他的方式可以接觸感染,並不是阻止口沫就可以有效阻止傳染。

除非你今天是穿無塵衣,然後用消毒過的儀器直接灌食,不然其實你每一天都很難不接觸感染源。

所以說,雖說政府為了穩定民心所以去保障口罩不斷貨,現在就連歐盟也開始商議禁止口罩出口。但事實上,這完全就是人民的強迫症傾向,其實有部分政府官員已經說明過口罩是沒有甚麼太大的作用的,但是很多鄉民就是聽不懂,還把口罩增產的政策當作政績。

第三,現在台灣人採取的防疫措施像是量體溫、入門噴酒精,其實整體而言也是保心安,是沒有實質作用的。

整體而言,讓我個人比較火大的是很多鄉民一直在散播一些關於口罩、酒精的錯誤觀念,同時又不斷地去散播一些關於世界流行的不實訊息。反而是鑽石公主號一事結束後,太多太多台灣人根本完全沒有注意到一點:鑽石公主號上確診的700多人中,約400人是沒有症狀,意思就是完全沒有生病的。

為什麼過去大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因為中國釋出的資料除了嚴重造假以外,就是中國根本沒有去追蹤紀錄確診但無症狀的人數,所以疫情開始時我們根本無從得知實際上重症的比例是多少。(題外話,中國的空氣汙染太嚴重,對患肺炎者是很大的威脅,中國的資料其實也不適用於其他很多的國家)

而隨著鑽石公主號事件落幕,和其他國家開始流行後,現在很確定的就是武漢肺炎更很多流行病毒一樣,只有部分的人會有症狀,除了老年人口和慢性病患者(如糖尿病、高血壓、免疫系統疾病等),其實大部分的人要不就是不會生病,不然就是休息一陣子後能夠痊癒。

事實上,肺炎本來就是台灣前三大死因,台灣平均每一週有300-500人死於流感或肺炎

請問,在這種情況下,量個體溫有個屁用啊?在門口噴酒精,但是你鍵盤沒消毒、手把沒消毒,也是一樣沒屁用啊。

第四,就是反而真正能夠改善個人健康的事情沒人做。像甚麼呢?自從肺炎疫情爆發後,很多人足不出戶,本來就不喜歡運動的台灣人現在是完全不運動了。

大家知道肺炎死亡的原因是心肺功能衰竭,你不做有氧運動的話,中標你會死得更快。

另外就是先前提到中國的空氣汙染,台灣其實空氣汙染也很嚴重(AQI破百、PM3.5破35在台灣西部重大城市並不罕見),要防堵肺炎其實空氣品質很重要。

最好笑的是,在怕肺炎的時候,現在竟然還有人在抽菸?!

第五,就是台灣媒體和網路平台散播的假消息多過於真的消息。以國外而言,當時美國一位公共衛生研究員發布的一則推特貼文指出武漢肺炎的R_0達3.8,是他很少見到的高傳染力病毒。這則貼文被很多人錯誤轉述為武漢肺炎比流感和其他傳染病都厲害,瞬間觸發了網路上的恐慌。

但事實上這位研究員的意思跟大家解讀的意思完全沒有關係,R_0這種傳染數字是在假設沒有任何的公共衛生和醫療措施的情況下,在差不多體能和背景的人群中一個人應該傳染給多少人,但是這純粹是實驗測量的數字,並非病毒天生的「特性」。同時,R_0之後,各地的疾管局和公共衛生組織會再去估算R,R則是根據根地的公共衛生和醫療而會改變的的傳染數字。

這位研究人員純粹只是說這病毒在沒有任何防疫的情況下有很強的傳染力,但這也是相對於其他冠狀病毒,因為事實上有很多疾病,如麻疹(R_0約12~18)的傳染力和致死率都比武漢肺炎高很多,但是麻疹已經被控制住了。

網路上有很多消息都是把東西移花接木後亂下的結論,但是台灣現在很多主流媒體是直接把這種網路流言當作新聞來報導,才會搞出甚麼印度菜防疫、俄國說武漢病毒是合成病毒(現在新聞稿幾乎都全部下架)之類的消息,都是社會很嚴重的亂源。

這部分短期內改不了,這是台灣媒體長期以來的墮落導致台灣人奔向同樣不專業的網路媒體導致的結果。

最後,其實病毒本身是沒有「解藥」的。還是有絕大部分的人以為大家因為流感、腸病毒去看醫生的時候拿到的東西是「解藥」,這些東西根本是不存在的。大家一般生病去看醫生,如果是細菌可能會拿到抗生素,但是如果是病毒的話,基本上都是給些緩和症狀的藥。而我們打的流感疫苗,其實都是幫助我們自己的免疫系統產生抗體,讓我們自己的白血球能夠辨認病毒和被病毒感染的細胞,並加以摧毀,並不是甚麼會直接幹掉病毒的「解藥」。

所以說,武漢肺炎真正的防疫方式就只有將生病的人隔離起來,並且讓他們休息、補充體力,透過強化他們的免疫系統來讓他們康復。

沒有甚麼食物或是個人的措施是可以直接把已經入侵的病毒殺光光的。


現在國際如何?

這段時間敝人一直有在關注其他國家的情況,尤其是已開發國家的防疫情況。

驚人的是現在台灣人對於國際「淪陷」的認知,一方面是因為台灣媒體環境之差,對於國內報喜不報憂,對於國外則是都是擷取一些負面消息來衝版面,其實很多都是地方性的問題而非全國性問題,但是就被廣大鄉民認定為「該國」,甚至是「該地區」的情況。

另一方面,就是台灣人整體而言沒甚麼國際觀,所以對於很多國際事件的情勢都是誤判。

首先,先說說鑽石公主號好了。在批評和嘲笑日本政府的同時,很多鄉民都沒有去思考過如果今天這事情發生在台灣,你會怎麼處理?拜託不要拿寶瓶星號來說嘴,看看旅客台灣人的比例就知道情況差多少,而且當時台灣只有抽查128人,而且之前敝人已經提過肺炎大部分的人是不會有症況的,把整船的人放下船沒有發生差錯不可否認也是運氣不錯。

但是回到鑽石公主號,情況就很麻煩了。船上雖然日本人占比最高,但是船上卻有來自於53個國家的外國人。而遊輪上出事其實很尷尬,因為通常遊輪都是註冊在新加坡、巴哈馬、百慕達等避稅天堂,理論上遊輪算是這些國家的「國內資產」,甚至可以說是該國的國土的一部份,因此上下船都應該出示護照。可是好死不死,註冊在新加坡的鑽石公主號今天就是到了日本,而且船上那麼多日本人,你說政府政府到底是接還是不接?

而面對國內輿論,自然是會希望日本人可以回家。況且公主遊輪是屬於比較年長者的休閒遊輪,船上一堆高齡旅客,如果不讓他們回到岸上是有一定風險在。但是,你想想,一次讓數百名日本人回家,請問要如何去追蹤?連台灣都一直出現海歸台人不聽指示隔離,擅自離家,今天你覺得你有辦法在不違反憲法人權的情況下管理數百名老人嗎?所以從這邊看來,日本國內輿論壓力非常大。

但是跟國際相比都是小事,今天船上有53國的外國人,日本人下船,你要用甚麼法律和外交依據去管制這些外國人?而他們下船以後,還要等他們離國,有些國家會派飛機來接,有很多可能就讓他們搭客機回家,今天在日本國土上,感染了人是誰吃虧?所以從國際上來看,日本受到的壓力更大。

所以要怎麼處理?

大家要記得,大部分人他媽的就是犯賤自私的。今天日本國人把自己的家人接回家後,其他人受到感染,他們認為那是政府的事情。而今天澳洲、台灣、美國等國把自己的國民接走,這期間有日本人被感染,他媽的大家也是覺得這是日本政府自己的事情。

所以問你,如果你是日本政府,面對這麼多自私的團體,你會怎麼做?

至此,應該就可以完全理解日本政府的決定了吧?如果把特定的人放出來,到時候到處感染,反而是更大的風險,不如就是全部關在船上處理,就算這樣會被國內外撻伐,至少這風險是相對侷限於船上的旅客。

所以說,在評論鑽石公主號的時候,要記得,台灣根本沒碰到這樣棘手的問題,所以不要在那邊指指點點,因為真碰上了,我們不見得會做得比日本更好。


再來,就是很多人對於外國一無所知。

現在義大利確實是很慘,但是很多台灣人就把這當作「歐洲」很慘。事實上,你若了解義大利的民族性,你就會知道義大利連第一起境外轉入的案例都跟丟了,這其實是非常「義大利」的作風。義大利,乃至許多南歐國家的散漫,這次讓他們吃足的苦頭,但是這也僅止於義大利和部分地區而已,並不是整個歐洲都淪陷了。


第三,有些像是主張澳洲政府防疫措施不全的文章,其實說真的是完全誤解了疾病傳播的風險控制。澳洲在很多防疫措施並不會那麼嚴謹,原因是澳洲的人口密度比台灣低很多。除了大城市內會比較緊張以外,其實很難也沒有必要像是台灣這樣全國緊繃,因為其實人與人的接觸頻率遠比亞洲少。不只澳洲,其實歐美國家幾乎都是如此。

這個觀念其實早在幾百年前就在歷史上確立了,當時歐洲的大航海時代為什麼帶了那麼多疾病到美州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歐亞大陸的人口密度和牲畜密度遠比南北美洲還要高,因此病菌繁衍速度會快上許多。而今天,很多傳染病都出自於亞洲,主要原因也是因為地球上大部分的人口都是集中在外亞洲(東亞、東南亞、南亞),這邊的疾病的進化速度也會遠高於其他地區。


再來,就是其實台灣現在在地理上和政經上相對邊緣化的地位和情勢,其實是這次防疫的主要成功要素之一。這點說出來,已經可以預知一堆憤青的玻璃心碎個滿地,但是這是很難反駁的一點。

台灣是個島國,這點就是很大的優勢;再來就是台灣的政經重心 - 台北,現在在國際上只能算是地區性的經濟聚落,連地區性的政經中心這種二級都會都排不上。這點從台灣的國際來訪人數就可以看出,新加坡、倫敦、巴黎、紐約、伊斯坦堡等一個城市的國際來訪人數就超過台灣全國的人數。今天台灣鎖國,影響的主要是地區性和世界的製造供應鏈,但是其實製造業和傳統產業就算短時間限制航班,影響都不比像是新加坡、蘇黎世、法蘭克福、倫敦、香港等金融貿易中心來得嚴重。

以倫敦和紐約為例好了,這兩個城市是世界上最國際化,也是與世界各地城市鍵結最緊密的兩個都會區,基本上世界各地有任何疫情爆發,這些地方的人在短短幾個禮拜甚至幾天內就一定會到達倫敦或紐約。比如說幾年前伊波拉疫情蔓延時,倫敦和紐約不久就有發現病例並進行隔離,但是兩個城市後來都沒有爆發大規模疫情。這次肺炎也是一樣,在不大規模限制旅遊和商業活動的情況下,倫敦和紐約這幾個月來的的疫情控制相當有效。

另外就是台灣不是移民社會,從境外,尤其是開發中國家移入的,除了一些外籍配偶和外籍人士以外,大部分台灣人是不會受太大的影響。但是這種問題在美國、加拿大、澳洲、巴西、阿根廷等國就是很大的問題了。這些國家是移民社會,而且有許多移民二代都還是會去「祖國」旅遊、探親甚至長居,要去限制航班或是根據特定國家進行疾管措施,都是很敏感的議題。


第五,就是台灣的政府結構其實相對於很多國家是單純很多的,這各有利弊,但是在這次控制疫情是絕對有幫助的。以歐盟為例,歐盟國的國民和居民可以隨意進出其他歐盟國,以及瑞士、挪威這些與歐盟關係密切的國家。而先前提到台灣是島國的這個優點,今天想像一下有很多外國人可以自由進出你的邊境,而且現在疫情又有很多帶原者是沒有辦法從體溫去判定的(測驗試紙不可能到處都會有),最恐怖的是歐陸的交通都是開車或是透過火車。

請問你要怎麼辦?

而且歐盟又不像是美國一樣,歐盟的邦聯「政府」在行政上是完全沒有執法約束力的,只能透過立法頒布一些大家愛理不理的法案來期望各國會配合照做。但是如果今天各國都開始關閉邊境,歐盟邦聯基本上就是名存實亡了。

美國碰到的問題雖然沒有歐盟那麼複雜,但是美國的聯邦其實是五十個不同的國家。台灣的疾管局可以去管理各地的防疫工作,但是美國聯邦的疾管局其實除了提供公共衛生資源、研究人力和政策諮詢以外,其實並沒有辦法像是台灣這樣直接深入當地去解決問題。

這也是為什麼當舊金山完全沒有市內的肺炎案例時,會宣布進入緊急狀態,而很多台灣人看到新聞就誤解舊金山、加州,甚至美國已經全面淪陷了。

其實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像是舊金山這樣的大城市,是有自己的疾管局、自己的警力和自己的內政系統。在危及的情況下,舊金山可以向加州政府求援,屆時加州就會派駐額外的疾管人員、州警人力來協助舊金山市來管理疫情。但是,如果舊金山市希望聯邦政府直接介入,則可以透過宣布緊急狀態,讓聯邦政府人員可以直接進入市內,與舊金山市和加州政府的公家機關合作。

此舉,是因為美國聯邦政府的權利受憲法限制,因此在沒有明文規定或是動亂的情況下,美國政府是不能夠去直接干預各地內政的。

因此這也是美國目前控制疫情比較棘手的地方,各地的交通可以自由通行,但是美國各地的疾管局的立場和手段不同,也造成疫情管理添加了些複雜度。所以要了解美國的疾管情況,必須要去探討每個城市和每個州的個別措施,就好像看待歐盟,也是要去看每個城市和每個國家自己的處理方式一樣。

而不是把整個國家幾千萬、幾億人全部一概而論。


最後,台灣到現在還沒有全面撤僑,對於滯中台商很不幸,但是其實卻是直接幫助台灣控制疫情。台灣有超過百萬人在中國工作、生活,是海外台灣人最多的地方。

台灣和中國現在的狀況就好比假設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互相封鎖,使境外的美國人無法回國一樣。台灣現在因為政治因素無法撤僑,但大家是否曾想過,如果一旦真的大規模撤僑,至少幾萬人,甚至幾十萬人撤回台灣,台灣哪裡有疾管和醫療資源去應付?

跟台灣的國際觀光客相比,台商和海外台人其實才是境外移入的最大風險。現在很多歐美國家遭殃都是因為僑胞和移民流動,台灣至今尚未完全面對同樣的移民和僑胞問題。

而若大家還不清楚這撤僑這事情的嚴重性,連美國這樣人口這麼多的國家,擁有最多美國僑民的加拿大也不過有八十幾萬人而已。換句話說,世界上很少有已開發國家像台灣這樣有這麼大比例的國民居住在另一個國家,而這個超級大的未爆彈到現在還在中國那邊,對台灣其實是萬幸。

因此在中國台商撤僑這件事尚未落幕以前,真的不要太得意忘形。


台灣做得不錯,但是真的要多去研究各國案例

總而言之,台灣這次的疫情控制表現不錯,相對於世界許多地方,台灣確實是相對安全。

但是,台灣許多鄉民現在得意忘形的情勢,其實是源自於對病毒傳染、疫情控制和國際情勢的誤解,現在甚至是以為台灣做了甚麼神奇的事情才能夠有今天的成果。

其實沒有,大家仔細去看看很多已開發國家的疾管局的應變措施(如居家隔離和醫院隔離措施),跟台灣幾乎是一樣的。至於很多人在那邊口耳相傳的甚麼口罩配戴量、上診所的頻率、飲食習慣等,都是一些空穴來風的說法。

每個國家後來面對疫情,除了地理位置、地理環境、人口密度等先天因素以外,國際交通流量、政府制度、外交關係等後天因素,甚至比很多局部的防疫措施或是個人的習慣都還要重要。

最終能否成功防疫,還是要靠不斷地追蹤案例和進行隔離治療,其他的其實都沒有太大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