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與邏輯

2020/3/25

要進入正題,不如讓我換個方式,用個類比故事來解釋一下一些基本邏輯問題。

假設今天一家公司有自己的儲藏室和烘培坊,每天公司都會製作新的蛋糕,但同時已經送出去門市的蛋糕有些賣不出去可能會被送回來公司,公司可能會暫時將這些蛋糕置放在儲藏室然後再決定怎麼處理掉。

在儲藏室中,只要一條蛋糕發霉,黴菌就會散播到其他蛋糕上,使得更多的蛋糕發霉。

而因為店面是室溫環境,因此在外面店面暴險過的蛋糕發霉的機率比較高。

公司內請的一位工讀生每天只能盤檢三百條蛋糕,但是每天從店面收回來的蛋糕就有八百條,這還不算公司生產過剩或是已經放在儲藏室內的存貨蛋糕。

於是工讀生的主管說因為外面拿回來的蛋糕比較容易發霉,所以工讀生以後只要盤檢送回來的三百條中的三百條就可以了。至此,主管跟公司經理人說公司儲藏室內沒有發霉的蛋糕,大家可以不用擔心。

有時候蛋糕可能已經小部分發霉但是肉眼無法察覺,結果拿到儲藏室放了幾天後才會爆出來;也有些蛋糕發了點霉,但是工讀生盤檢時沒看出來。

假設你今天是公司的經理人,你請主管過來了解現在公司蛋糕存貨的狀況,而你主管跟你解釋過以上的情況後,還打包票跟你說發霉的蛋糕都是從外面店面拿回來的,我們的儲藏室中基本上沒有發霉的蛋糕。

你問主管說他是否有請工讀生去儲藏室盤檢裡面的蛋糕?

主管拍拍胸脯說,不用檢查啊,因為既然發霉的蛋糕都是從外面來的,我們檢查儲藏室幹麼?不用盤檢,我確定啦。

作為經理人,你當然是直接訓了這位主管一頓,問他說你沒有定期去盤檢儲藏室,你怎麼會知道蛋糕沒有發霉?

主管很無辜的說,但是就是沒有嘛!因為外面比較容易發霉,所以不太需要驗儲藏室內的蛋糕,而我們盤檢的資料也顯示我們發霉的蛋糕都是從店面送回來的啊!

聽到這邊,你這位經理人應該很想要把這位主管直接巴下去吧?

因為這是超級簡單的邏輯迴圈(Circular Logic,又稱Begs the question):因為你已經假設只有外面店面送回來的蛋糕才會發霉,所以你盤檢的方向就只有針對這些蛋糕;而因為這些蛋糕幾乎都是外面送回來的,所以就算找到發霉的蛋糕,也不可能是來自於儲藏室,因為你本來就沒有從儲藏室取貨啊!而最後你又用這份盤檢資料去證明你的假設是對的,完全莫名其妙。

如果還是聽不懂,簡單來說從科學和從邏輯的角度來看:

  • 如果你真的認為你的假設是對的,你為什麼會排除儲藏室內的蛋糕?
  • 因為你根據假設去在取樣過程動了手腳,你的假設已經確立,當然會有同樣的結論,這邏輯論述一點意義都沒有。

接著,身為經理人的你又盤問主管說,那現在盤檢有多準?

主管不好意思地說,總A,我們盤檢準誤檢率可能有三成。

所以你接著問:盤檢以後你都怎麼做?

主管突然胸有成竹地說,總A,這個不用你擔心,我們工讀生都確定每條受過盤檢的蛋糕都是分開盤檢三次,三次都沒有發現發霉現象才會放入儲藏室。

你說:那很好啊,所以最近放進去的蛋糕,都盤檢過三次?

主管支支吾吾地說:喔,這喔,總A,沒有耶,因為我觀察了一下覺得他們情況不錯,所以一次沒有發霉就決定放回去儲藏室了。

你開始有點不爽了:奇怪,你不是說會誤檢嗎?你放回去的蛋糕如果有那麼高的機率已經發霉,那不就使很多其他蛋糕都發霉了?

主管:這應該沒有啦,因為我們的資料...

你終於發飆了:你他媽的是白癡啊?你的資料幾乎都只有在盤檢店面送回來的蛋糕,怎麼可能會有儲藏室蛋糕的資料呢?儲藏室內多少蛋糕發霉,你怎麼會知道?

主管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如果同意經理人生氣的點,好,那就可以繼續討論下去。


現在的肺炎疫情和防疫狀況

現在根據疾管局自己的文宣,我們被告知的狀況就是跟上面的故事一樣荒唐:

  • 經理人是比較有腦袋的選民
  • 主管就是疾管局
  • 把蛋糕換成是人
  • 把送去外面店面的蛋糕當作出國的人
  • 儲藏室內的蛋糕是留在國內的人
  • 蛋糕發霉就是中武漢肺炎
  • 工讀生只能盤檢三百條蛋糕是台灣目前「號稱」不到三千的檢疫能量
  • 店面送回來的八百條蛋糕是台灣禁止外國人入境後依然有八千人回台的情況
  • 儲藏室沒有甚麼發霉蛋糕,是台灣現在還在「零星社區感染」的說法
  • 蛋糕需要盤檢三次才能確定沒有發霉,這就是台灣不到一個月前三採陰性才放人走的說法
  • 工讀生盤檢有三成的時候會誤檢,就是台灣內部第一次採檢有三成偽陰性機率的說法
  • 主管讓指盤檢一次的蛋糕放入儲藏室,就是台灣現在只採檢一次就把人放出去的做法,包括武漢歸台第二次包機都是如此
  • 有人在版上提醒我蛋糕要觀察十四天才會放入儲藏室,但是事實上比較確切的類比是請蛋糕自己觀察自己十四天,如果蛋糕沒有主動通報自己發霉了,就沒有工讀生主動來盤檢。現在疾管局要追蹤的人不下上萬人,而且疾管局自己都已經說明過武漢肺炎除了大部分的人是輕症以外,其實有很多無症狀患者,這種自主檢疫效果其實非常有限,要壓制疫情可以,防堵完全不可能。

因此,如果先前敘述的故事很明顯地不符合邏輯,那你現在看完了類比解釋,而且全部都有附上醫師聲明或是疾管局聲明,你如果不覺得這事情很荒唐,那問題...

就是出在你身上了,你自己的基本邏輯觀念很有問題。

當然,我不是白癡,我也知道現實情況下,台灣檢疫能量有限,又面臨如此多人回台,根本無法大家都檢疫。故此,敝人從來沒有提出過說每個人都受檢才是正確的作法。

重點不是你有沒有辦法像南韓一樣擴大檢疫,而是如果現在已經淪落到一採陰就可以放出去,而且我們根據疾管局和醫師釋出的消息都知道這種作法很危險了,麻煩不要再繼續粉飾太平,誤導百姓對於現在的疫情的認知。


覺青肺炎辯證法

通常會看不出這麼基本的邏輯問題的人,除了可能是自己本身邏輯觀念就很差以外,通常都是因為自己有很明顯的政治立場。

在此用覺青雖然有點偏頗,因為老頑童也有可能會是想為現任政府護短的一員,但是至少現在跳出來打壓質疑聲量的,敝人碰到一狗票都是自以為「覺醒」的年輕人。

而根據這些人的論述,可歸納出以下辯證法:

  • 一般人提出對於現在防疫方法的質疑
    • 可能反應)覺青提出官方的新聞稿駁斥
      • 一般人再提出進一步與前者新聞稿矛盾的官方新聞稿,顯示邏輯矛盾
        • 覺青提出因為現實狀況(如成本、人力)考量,因此官方無須依照邏輯行事
          • 這是訴諸頑固謬誤(Argumentum ad lapidem):因為覺青其實完全沒有駁斥對方的論點,只是隨便拿了個理由來忽略對方的論點
    • 可能反應)覺青質疑說國外沒有做得比較好,大家都差不多,一般人的質疑不合理
      • 這是所謂的「你也一樣」謬誤(Argumentum tu quoque):別人做得沒有比較好,不代表自己的做法就是對的,依然沒有駁斥對方的論點
    • 可能反應)覺青質疑說至少現任政府比前任政府好,而且比之前沒有選上的候選人做得還要好
      • 一樣是「你也一樣」謬誤
    • 可能反應)覺青開始質疑說一般人是否是公衛專家?醫療專家?為何理由質疑?
      • 這個太厲害了,一次中了兩個邏輯謬誤。
        • 第一種是訴諸權威謬誤(Argumentum ad verecundiam),有權威形象的人,並不是隨便講甚麼就是合理的,依然沒有駁斥對方的論點
        • 第二種是人身攻擊謬誤(Argumentum ad hominem),同樣的話,不會因為兩人背景不同有不同的真實性,依然沒有駁斥對方的論點
    • 可能反應)覺青開始提出說,可是某某專家、某某教授說他覺得...
      • 同上,還是沒有駁斥已經產生的矛盾


這種充滿邏輯謬誤的辯證法,讓人最驚訝的是,都是出自於受過高等教育(應該有邏輯教育吧?)的人。

簡單而言,現在我們面對的已經不是公衛或疾管專業度的問題了,而是官方自己釋出的新聞稿都已經造成非常嚴重的邏輯矛盾,這是只要稍微有基礎邏輯觀念的人都可以去質疑的。

最後,結論還是一句:

很多事情做不到不是問題,現實就是如此,沒有明理的人會因為現實條件而責怪你。但是,如果已經確認做不到,麻煩不要再哄騙百姓說沒事。

希望政府重視百姓的人身安全,在現在世界各國圍堵疫情破功後,請老實告訴民眾我們要迅速進入壓制疫情的第二階段:開始實施社會維距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