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你還不反抗?

來源:維基百科

如果在完全相對的情況下去探討一個國家的政經環境和歷史,那似乎馬克思主義的中產革命好像很有道理。

我個人以為,馬克思的中產革命在大部分的論述中,其實都是一種偽科學命題。

原因很簡單:我們可以把一切勞動階級與資產階級的矛盾簡化為革命的必然之路,但是在大部分以馬克思思想為基礎的論述中,都只能事後諸葛、用過去的歷史事件作為佐證,但是卻無法明確定義在何種程度的壓榨下,才會爆發勞動階級革命,並催生某種程度的社會主義。

故此,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革命,其實跟圖靈的「停機問題」一樣,根本不可能會有一全面性的論述能夠解釋何時革命才會發生。

因為,我們從來都跳脫不了我們身處的文化以及這文化對我們的信仰、認知以及性情的直接影響。

華夏文化,或許可說是東亞文化,其實就是讓馬克思階級革命難以妥善解釋的反例。最近大紅大紫的韓片「寄生上流」(或是更早期的「下女」),其實都很深入描繪出我們東方人變態的面向:為什麼可以在如此痛苦的環境中生存,竟然大多數人還不知覺悟、仍然逆來順受?

身處的台灣的我們,也正在見證這奇葩又令人生怖的文化生態。


台灣人過得一點也不好

生長於台灣其實是一個很有趣的經驗。

在九零年代以前,台灣人基本上在一種貨物崇拜的氛圍中生活著。過去的貨物崇拜,指的多是太平洋部分南島語族小島的事件:當地居民在盟軍(尤其是美軍)離開後,在已廢棄的機場跑道上進行各種儀式,期待會有更多的軍用貨機降落,送給他們更多的物資。雖然台灣的文化不至於這麼原始,但是九零年代前,台灣人確實是處於一種極盡辦法模仿美日兩國文化的狀態下。

崇洋媚外一事先不論好壞,耐人尋味的是這種心理在台灣民間文化的重要性。小時候,認為日本貨、美國貨、歐洲貨比較高尚,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或許也是因為台海關係的不穩定性,台灣人向外移民的趨勢在八零年代解禁前後算是達到了高峰,之後雖然大幅衰退,但是對移民國外的嚮往在台灣文化中仍是顯學。

為什麼說九零年代以前呢?

因為在九零年代開始,日本衰退了,歐美對中國進行經濟制裁,台灣人開始探索西進中國的機會,台灣人的世界觀開始由崇拜歐美日強權,慢慢轉變成為對中國的相對優越感。而這優越感,也差不多在2008年左右幻滅了。從政治上看來,中國穩固控制台灣的政經利益很明顯,而當時又逢美國左派當權,對中國態度軟化。從經濟上看來,中國經濟快速成長、整體科技和產業發展開始明顯領先台灣,反觀台灣自己國內的產業銀根被西進的商人掏空,從2000年後產業投資就不斷衰退。台灣人,在此時開始認清了事實,今天面對中國,台灣已經不是昔日有錢的堂兄弟,比較像是靠中國混口飯吃的小老弟。

對於中國的崛起和台灣的相對頹勢,也不論好壞,因為有趣的不是這個,而是這對台灣國內文化的衝擊。

台灣人從崇洋媚外到自滿優越,當這優越感幻滅時,我們反而在台灣人身上看到了阿Q的「精神勝利法」,尤其是在部分年輕人的反中情緒高漲時,鞏固「台灣好」的論調就隨之宏亮。

當然,鞏固自我認同不是甚麼壞事,因為有趣的也不是這個,而是這種觀點讓許多台灣人不願意去面對現實。

而這現實就是:台灣人過得並不好,而且跟好差得遠了。但是為什麼台灣人在被壓榨得這麼慘的情況下,還安安靜靜地過生活,才是讓人匪夷所思的地方。


我們先從勞動環境來說好了

台灣的勞基法的規定,其嚴謹程度跟西歐各國相差不遠,甚至比美國很多州都還要更嚴格,但是很莫名其妙的,其他國家的薪水和工作待遇都比台灣好上許多。

其實這之間的道理一點兒也不難懂:因為台灣的勞基法其實只是在寫參考書,整套系統的制定和執行根本都是敷衍了事。

唯一的重點就是幫資方壓低成本就好。

比如說台灣最可笑的「保證年終幾個月」的文化,竟然可以公然地把員工五分之一到一半的薪資扣住。而這文化台灣勞工習以為常,真正得利的只有雇主而已:因為勞保、健保都是按月薪計算,只要能把月薪壓低,就可以節省一些開支。其實這種作法不但是在讓台灣的社會福利體系破產,更是嚴重威脅到勞工的生活品質。

但是這完全合法喔,政客也沒有去修正這個根本是最混帳的勞基法漏洞。

再來就是可笑的加班費制度。很多人以為台灣勞基法第二十四條的加班費計算方式是在保障勞工,但是問題是台灣本來的薪資計算方式已經是世界上最不要臉的做法了。

在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你的月薪除以你的實際工作時數就是你的時薪,很合理吧?比如說我月薪六萬,一個月假設算四個禮拜,我總共工作20天、一天八小時,那我的時薪就是:60,000/(20*8) = 375元。

但是在台灣,不用去管到底是一例一休還是兩例或兩修,你的周末就是公司給的「有薪假」。意思就是一個月算28天的話,你的時薪是60,000/(28*8) = 約267.85元,你他媽的時薪在法律上就是只有別人的 267.85/375 = 約71.43%,硬生生地被雇主掠奪了將近三成

這邏輯就是台灣人一個禮拜照理來說應該是要工作七天、一年工作三百六十五天,公司給你周末不用上班是額外的福利。請問這是甚麼弱智邏輯?

所以現在回來計算你的加班費,如果是前兩個小時加1/3,也就是說:大部分國家人家拿375*(4/3)=500元,在台灣你拿267.85*(4/3) = 357.13元,比人家原先的375元時薪還少!加班兩個小時後要再多加2/3,人家拿375*(5/3)=625元,在台灣你拿267.85*(5/3)=446.42元,比人家前兩個小時拿的加班費還少。

簡單而言,你如果加班,你拿的加班費只是你正常應該拿的薪水,這還不論很多雇主沒遵守勞基法,根本不給你加班費!

最重要的是,這些資方掠奪勞方的手法是百分之百合法的。去吵甚麼一例一休,甚麼最低工資根本都是轉移焦點,台灣原本的勞動薪資計算和發放方式就是天下最大的笑話了。

你如果不知道自己被剝削了,那現在你知道了,而且是被政府和資方的共犯體系合法剝削得非常慘。如果你已經知道了,還不去參與政治活動、去抗爭,你真的就是賤格,也麻煩以後不要再哭爸,因為你不會為自己的去爭取權益。

順帶一提,大家不要以為什麼台灣通膨率最低是甚麼了不起的創舉。

台灣抑制通膨只有一個用處:壓低台灣生產東西的相對成本以刺激台灣的出口競爭力。

換句話說,就是只要台灣人窮、台灣國內的物價低於國際,台灣的出口就有競爭力了。

這也是為什麼台灣莫名其妙地在經濟快速發展五十年後,台灣中產階級的人均消費力竟然還是其他已開發國家的一半,甚至只有三分之一。賺到的錢幾乎都進資本家口袋了,這點從台灣每年GDP中10%的大量貿易順差就可以看出,台灣的中產階級根本買不起其他國家的東西

大家不要再傻傻地以為你現在在台灣工作的待遇還OK,相對於其他已開發國家你已經被財團和政府剝了不知道幾層皮了,因為你不反抗啊!


再來聊聊居住環境

台灣人有個很奇怪的特性,那就是有錢以後會很喜歡跑出國去欣賞其他國家多美,而且很多人會想移民,但是回到家以後卻不認為改善自己的居住環境很重要。

我們為什麼會羨慕日本、歐洲、美國的文化和生活環境?

因為人家懂得保存文化、人家懂得維護環境、人家懂得賺錢再重要,也不比自己的生活品質重要。

長期生活在台灣的人其實很難理解這邊到底在講甚麼,容我一一道來。

生長在台灣,尤其是台北市,根本就沒有見過真正的森林公園。很多人會指向大安森林公園,殊不知這光禿禿、又吵又臭的公園,根本是偷工減料的成果真正的森林公園,走入以後是真的聽不太到都市的聲音的,而且樹木是茂密可以蓋過周遭建築的。森林公園的用意就是要讓都市人能夠脫離鋼筋水泥叢林才設置的。而到過東京、紐約、倫敦等地,見識到甚麼是真正的森林公園,你才會更痛恨台灣政府的無能和腐敗。

而其他的面向像是追垃圾車的習慣,世界上真的是沒有已開發國家會將追垃圾車變為國民生活的常態。台灣政府當時用「垃圾不落地」去忽悠百姓,結果台灣人也信了。事實上,垃圾儲存處理跟垃圾落不落地不一定有直接的關係,像是歐美一些新的都市(比如說加州的都市)都有房屋後巷道讓垃圾車運行;而像是紐約這樣的老都市,則是將垃圾管理部分的責任交給公寓管理,由公寓自己設置垃圾間並且由管理員去將垃圾交給垃圾處理公司。

看到這邊很多台灣人就開始靠北說這是有錢人的專利,一般人怎麼可能。

放屁,這種基本的生活品質只有在台灣才會被認為是有錢人的專利。就連現在經濟落寞的南歐或是相對落後的東歐,一般人都能夠使用這樣的基礎建設,為什麼台灣人不行?

其實這邊才講到了重點:這問題根本與有不有錢無關,而是跟台灣人的思維有關係。

為什麼台灣的城市市容都那麼醜?為什麼台灣就連高級公寓內部的整潔都還是如此不堪?為什麼台灣垃圾處理如此落後?

我告訴你為什麼。

因為你在歐洲看到優美的市容,幾乎每一年都需要花錢修復。這錢不見得是政府出,如果你今天住的建築是市定古蹟,那你們管理委員會就必須編列預算去維護建築的外觀和整潔。

如果你不做,會被罰錢的。這也是為什麼你在歐美看到的百年城市都很少會有像是台灣城市這樣外表充斥著污漬和磁磚崩落的樣貌。

最諷刺的是,大部分歐美日主要城市的房價都比台北市低。

這也是很匪夷所思的地方:其他地方的人每年花費至少房屋總值1%的管理費在維護他們的住所外觀、雇用管理團隊來維護環境,但是台灣人卻願意花幾千萬、擠億去買房子,也不願意出那1%的管理費去維護我們的市容和生活品質。

而我們的政府也是我們這種心態的具象,所以台灣各級政府的公共建設也可以隨便做,因為我們大部分人民根本不在乎。


最後講到飲食和健保

講到這邊相信已經挑動了不少台灣人的阿Q神經,這邊要講到最容易讓台灣人玻璃心碎的地方,就是台灣飲食和健保的全盤壞死。

先前有提到,台灣人差不多在2008左右對中國的優越感開始消退後,就開始會用各種阿Q的解釋來安慰自己其實台灣還不差,但事實上很多人心裡面都明白其實台灣問題一大堆,而且是年復一年越來越糟,二十年來幾乎是看不到改變。

而說台灣是美食天堂就是一種自我安慰的病徵。

因為真正的美食國家是有幾個相當明顯的元素的:

首先,這國家的中價位飲食的水準要長期維持,而且是民族性中不可輕易動搖的一部份。低價位飲食和高級餐飲都不會是文化核心,因為低價位飲食的品質很容易異動,而高級餐飲又太小眾,因此中價位飲食的確立是非常重要的。

再來,飲食的時間和環境也是會受到一定的保護。

最後,算是三者中比較不重要的一點,就是這國家的飲食是要有一定的可塑性。

而台灣很明顯地,三者都不具備。

台灣過去三十年來,基本上中價位飲食是一個完全自由落體的狀況。現在的台灣小孩其實很可憐,是已經吃起雲劑吃到不知牛奶是甚麼味道,喝珍奶喝到不知道茶是甚麼味道,吃到不知道魚丸是甚麼味道,然後基本上從小到大沒有吃過真正的起司。

便利商店就不要講了,大家下次去買東西麻煩稍微看一下背後的成分表,便利商店食品的澱粉含量跟鈉含量根本是慢性自殺。

台灣人現在普遍認為的中價位飲食,其實是品質堪憂的低成本餐飲,而現在中價位飲食在台灣反而成為了「大餐」了。打個比方,如果你認為陶板屋或是無老鍋的品質算是「大餐」的話,那你的生活真的很慘。

講到這邊,一定一大堆人玻璃心碎,開始在靠北說作者太有錢,不懂得人間疾苦這類的鬼話。

放屁,我可以告訴你,其實歐盟前一陣子陷入經濟困境的南歐,他們城市中的收入其實不比台北人多上多少,一個月收入幾萬塊新台幣的人很多,剛入社會的人很多也只拿三萬多新台幣而已。而他們的庶民飲食通常也是兩三百塊新台幣起跳,至於中價位飲食含酒錢可能也是一千到兩千新台幣之間。從純粹數字上看來,其實南歐的人的餐飲負擔看起來是比較重的。

但是,重點來了,我剛剛說的庶民飲食是手工麵包和食材,不是現在台灣這種組合肉充斥、魚丸中沒有魚的詭異情況;而其中價位餐飲的品質和水準,甚至比台灣很多高級餐廳還要講究。

這其實已經跟有錢不有錢沒有關係,而是跟我們對於生活品質的堅持。

這也是為什麼只要生活再困苦一點,就連南歐這個政治思想稍微落後西歐和美國的地方,都會有大型遊行抗爭去對政府施壓。但是好笑的是台灣人的生活實在比他們苦多了,但是大家不但不遊行,還會去打壓遊行的人說他們在阻礙交通。

接著稍微講到健保,這實在會戳爆太多台灣人的美麗遐想,所以我不想浪費太多的篇幅去解釋太多。

大致上結論就是:其實台灣人每天在接受關於國外的健保多昂貴的資訊,九成九都是以偏概全,甚至很多是假新聞。像是大家印象中以為美國很多人因為醫療而破產,事實上美國沒有納保的人在8.5%之下,那些很悲慘的故事其實在美國國內是極少數案例。而大家以為國外醫療很貴,但是大家都沒想到,美國人的平均收入是台北人的三倍左右,美國現在的都市人口收入更是台北人的六倍,其實相對昂貴的醫療服務對當地人的收入而言,甚至比台灣人的醫療負擔還低。

其實台灣的健保提供的東西,歐美日很多都有,只是稍微貴一點,但是論醫療和藥物品質,其實台灣的健保現在的情況是明顯遜色的。

許多人對於台灣的健保補助和個人支付根本不足以應付醫療器材成本充耳不聞,導致台灣一次性醫療器材重複使用(與這個),而大家對於此的態度都是只要不死人就算了,而且現在是已經氾濫到連媒體都不想報導了。

更不要去提說台灣劣質學名藥已經氾濫到成為常態了。大家認為只要用健保看病就一定有藥可以拿,搞得醫療機構負載過大,現在台灣如果學名藥品質不好想要補差額買原廠藥甚至都買不到。

到了這邊,應該又有很多人要出來靠北說因為歐美日比較有錢啦,所以怎樣怎樣。

放屁,這跟有錢一點關係也沒有,重點是大家對於自己生活品質的重視程度如何。如果我們現在的標準就是只要醫材和藥品只要醫不死人就好,那就沒錯,台灣確實有「全世界最好」的健保。

反正亂吃東西和亂吃藥後,只要健保還有在補助洗腎就OK了

我們可以把我們的健康和食物安全的品質壓到最低,只求有不求好,這就是很多台灣人的觀念。


寧可當狗,不敢造反

點出這些,通常很多台灣人會聽不下去早就惱羞成怒了。

但是這些真的不得不講,因為再不講,我們每一位保持沉默的人都成了幫凶了。

大家繼續裝著若無其事,但是出國的時候對其他國家的欽羨和人才流失的背後,都是血淋淋的事實。

我只想問:為什麼我們要去欽羨別人的國家,但是卻不願意用同樣的標準去要求我們的台灣?

事實上,我們台灣人現在真的過得很慘。我們的勞動環境、我們的生活品質、我們下一代的教育,都是不斷地在這腐敗的政商體系和我們保守的社會意識形態中不斷地腐化。

我們為什麼還不願意將每一位政客揪出來審視,質疑為什麼我們沒有在實質地改善法規?

同時,為什麼我們沒有把每一位台灣人揪出來,質疑為什麼我們寧願犧牲我們家人和孩子的健康和未來,自己卻無所作為?

我最近常常碰到一些不甘示弱的國人說這幾年,台灣來了一大堆外國人,顯示台灣的生活水準和國際化程度是相當高的。

因為外國人愛死我們了。

是嗎?

是真的外國人愛死台灣了,還是台灣人太過於崇洋媚外,只要有外國人關注台灣不管是甚麼阿貓阿狗,都認為只要是外國人講的話都很重要?

其實來到台灣的很多外國人,尤其是最近十年內來到台灣的,很多其實都是外國版的8+9。事實上,不是外國人都很喜歡台灣,而是不喜歡台灣的居住環境的外國人早就離開了,而且國外常常都可以遇到。這些人的意見和想法才是我們要嘗試了解的。

在國外,其實到處都可以碰到來過台灣的外國人,很多人不願意直接對台灣人說,但其實在台灣住過的人很多根本一點也不喜歡台灣這種「追求CP值」的生活,這也是為什麼台灣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的移民社會。

因為如果真的有選擇的人,他根本不會想要來台灣。在台灣留下的太多人,其實是因為走投無路。

連我們自己的國人不都是如此?

一堆人為了賺錢定居中國,直到肺炎肆虐時沒轍了,才會跑回台灣。


追求快樂為基礎

在我麼另一篇文章[第三階段民主運動]中有提到台灣的民主下一階段將會非常難繼續進步,就是因為我們華夏文化中不斷地打壓「追求快樂」的思想。

在歐美國家,因為受古希臘哲學思想的影響,上街去抗議不需要甚麼重大事件或是甚麼憲政危機,光是為了要追求自己的快樂而去提出訴求,就可以上街遊行。

但是在台灣,大家似乎認為這很可笑。

大家認為跟老闆提出加薪很可笑,讓大家覺得你很貪心。但是他媽的,本來工作就是要賺錢,我跟你談加薪、你跟我談工作條件,很正常吧?

大家也認為去靠北追垃圾車這事情很可笑,但事實上一點也不好笑:台灣現在的薪資環境之差,很多家庭都是雙薪家庭。夫妻兩人下班以後,如果要吃健康一點想要自己煮飯,還要陪小孩、關心小孩的課業,他媽的七點或九點一定要去外面等垃圾車,請問這種生活你覺得很舒服嗎?

為什麼要求我們的政府和我們的社區管理去改善垃圾管理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台灣人對於「個人快樂」之藐視程度,到了大家不但不敢提出訴求,還會主動去攻擊提出訴求的人。

我們都患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是該時候覺悟了。

如果你也不想要過這種高工時低產出的生活、如果你不想要在空屋閒置率高過15%你竟然還買不起房子的生活、如果你不想要再每天吃夜市和小七的一堆垃圾過活...

拜託,站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