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下一場革命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全世界都在恐慌。

目前為止,國際疫情論述大致分為兩種:

第一是認為武漢肺炎(COVID-19)的傳染力高(R0 >= 3.8),而且恢復速度慢,就連已開發國家的醫療和公衛系統都會疲乏。

第二種則是認為最大的問題其實是中國的公衛系統不健全,因此才爆發恐怖的疫情。別國只要加緊控管,應該都能夠妥善控制疫情。

其實這兩種觀點不見得一定是互斥的,但個人認為這次疫情其實對全世界最大的影響還不是疫情或是疫情本身帶來的經濟損失。

而是中國政權穩定性的永久性動搖。

美中貿易戰

在疫情爆發之前,全球最重要的政經事件應該要算是美中貿易戰。很多媒體在報導時,常常將各大事件如伊朗與美國外交軍事摩擦、香港的抗爭行動當作個別事件報導,但事實上,過去三年幾乎所有的國際政治事件,幾乎都和美中貿易戰的格局脫不了關係。

因為所有事件的觸發,幾乎都是雙方高層的直接決策或是默許而發生,很少是偶然。

而回到美中貿易戰的格局,粗略而言可以簡化為以下幾個重點:

首先,美國從六零年代末期就開始與中國交涉,希望與蘇聯交惡的中國會與北約維持更良好的關係(即便非同盟),同時也希望中國能夠逐漸與世界金融與貿易秩序整合。但是美國和北約失算了,因為中國人有史以來就是個內向性的民族,其實對於外交和主導全球國際事務一點興趣也沒有。

第二,那中國的一帶一路、金援外交,和在聯合國上孤立台灣又是怎麼一回事?這些不代表中國有掌握全球事務的野心,其實原因很單純:世界上真正的超級強權,如現在的美國,或是過去的蘇聯和不列顛帝國,在外交和政治的思維都是一樣的:透過貿易、經濟、政治和軍事手段,來幫助自己建立的政經體系擴張,並且穩定控制自己的影響圈。當然,對於被自己控制的國家進行資源掠奪是難免的,但是掠奪是次要,建立個穩定的政經體系才是主體。

中國是完全沒有這野心,從其政策和實質作為就看得出來了。中國在與其他國家交涉時,基本上都是殺雞取卵:賄賂官員、取得基礎建設和經濟特權、輸入中國人至別國、大幅萃取自然資源,最後撤出。相對起美、蘇、英的全球霸主路線,中國的外交路線很明顯地沒有打算幫助穩定當地的政府、經濟和勞動市場,反而是將這些國家通通推至經濟崩潰甚至內戰邊緣,當地唯一的受益者就是腐敗的政府官員。

中國在全球政經秩序上,其實扮演的不是取代美國的角色,而是不斷地在這個相對穩定的政經秩序中掠奪其他國家。由此可見,美國的立場當然不難懂,中國這毒瘤在八九零甚至到千禧年還有一些經濟價值,但是這顆毒瘤一直在動搖全世界各地區的政治和經濟穩定性,早晚都得砍掉。

這也是為什麼在歐巴馬宣布「重返亞洲」後,當烏克蘭衝突平息後,下一步就會正面與中國衝突。

但是,這邊非常重要的觀念:美國並沒有消滅中國的意圖,因為畢竟中國是世界經濟成長的重要參與者,如果全面垮台,對於全世界的政經體系的衝擊會比讓中國繼續四處掠奪還要更恐怖。因此,美國的目的是弱化,而不是消滅中國。

而要弱化到甚麼程度呢?

這個就可以參考英國、俄國和日本過去幾十年與美國交涉的歷史。美國在1920年代取代英國成為第一經濟強權時,因為維持中立且軍事能力不強(二戰前美國軍力才排全球第17名,其實海外的作戰能力很有限),還沒有被不列顛帝國盯上,更何況當時英國人剛解決完俄國沙皇,1930年代又關注納粹德國的興起,美國對英國人反而是堂弟,而不是威脅。結果二戰一路打完,美國在珍珠港後工業火力全開,二戰結束後,被弱化的不列顛自然而然地就被美國取代了。

而英國的弱化最主要還是因為戰爭,而弱化之後對於新的超級強權而言,就是一個歐洲的代理人。題外話,這也是為什麼英國脫歐對英國並沒有太多好處,因為美國在英國脫歐後勢必會尋找另一個可以直接影響歐盟的代理人,最有可能的就是法國。

蘇聯倒台後,俄國雖然還是全世界的第二大軍事強國,但是已經弱化到只有東歐鄰國的影響力,在亞洲則被日本和崛起後的中國牽制住。日本在二戰後,也被弱化成為美國在亞洲的地區性代理人,但同時美國也緊盯著日本的發展,確保日本不會再興起第二次軍國主義。

所以說到美國弱化中國的目標,會比較貼近於蘇聯,畢竟中國和俄國一樣,國內輿情是不太可能會讓當局走向美國的地區性代理人路線。因此,弱化後的中國,必須要是周邊國家可以牽制住的。說白話點,就是美國會希望未來中國軍事上被俄國、日本牽制,經濟上則被日本與印度的競爭給抑制住。

而大家不用懷疑,香港的抗爭,其實也是美中貿易戰下的棋子,而且是一招會動搖中國國本的棋,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在支持香港方面除了立法支持以外,並沒有運用太強硬的外交和貿易手段進行制裁。


武漢肺炎咧?

但是現在這就是有趣的地方了,原本美國的計畫是在年底與中國宣布達成初步貿易協議後,給中國一點補血的時間,緩和一下再決定是否要做下一步制裁。此時的中國其實體質已經大不如前,美國是最大大豆出口國、中國是最大消費國,中國如果再不補充將會影響糧食安全。好死不死,又來了個非洲豬瘟,中國是全世界豬肉最大消費國,也是看到了糧食危機。

因此,美國在2019年底開始與中國談判,不是沒有原因的。

武漢肺炎在年底爆發的時候,一開始全世界都無法確定是否會有太大的影響,沒想到過了一個月疫情失控,中國進行封城。如今連北京和上海都已經進行封閉式管理,不能隨意出入;中國各地也有延後上班的情況,情勢越來越危機。

其實,現在這個情況其實讓美國很緊張。回到美中貿易戰的格局,美國打貿易戰的步調是逐步弱化,美國最不想動搖的就是中國的糧食安全和政局穩定性,因為這兩者一旦動搖,國內必當動亂。

但是,一開始武漢封城其實就很恐怖了。當然,中共嘴巴上說只死了幾個人,但是用屁股想都知道怎麼可能會為了一個只死了幾個人的疾病而封掉了一個千萬人口、GDP有兩千億美金的城市?一定是疾病造成的潛在經濟損失已經大於讓武漢繼續日常的經濟產值,才有可能出此下策。同理,北京和上海是世界上重要的交通和產業樞紐,同時也是中國的政治中心,中國竟然會願意封住自己的命脈,你可以想樣這疾病在中國真實的疫情有多恐怖?

再不復工和回歸正常,不光光是現在外僑、外資撤離、生產線外移那麼簡單,中國會爆發全面性的糧食危機。

華人俗話:「民以食為天」,當天都塌下來了,就是非常有可能會爆發革命和政變的時候了。

到了這地步,現在其實美國和世界各國,要免費送糧食到中國協助紓困,其實都不是甚麼不可能的事情。


中國的被革命風險

先不論我們認不認同中共這個政權,重點是只要爆發革命,將會有大量人口死亡,並導致全球經濟蕭條。因此在短期內,中國爆發革命其實比金融海嘯,甚至現在的武漢病毒疫情都還恐怖多了。

而科技會改變社會、思想會改變社會、經濟會改變社會,但是時常有許多民族元素,在時空動盪下,依然有機會存活下來。

個人相信中國的下一場革命,和華人過去歷史不會相差太遠。

華人史上改革換代的武裝革命大致上可以分為幾種:

第一種是被外族入侵,這個應該要算是華夏史上最常見的,同時也是我們的正規史料中極力淡化的。

第二種是倒戈,包含政治上和軍事上的倒戈。這個發生的頻率也很高,甚至如果剃除外族政權,自己政府內倒戈造反在華人國度中恐怕是最常見的。

第三種是宗教和地下組織革命,這種其實在歷史上發生不少次,但是大部分的時候都被朝廷鎮壓下來了,畢竟在大一統帝國中甚麼資源都沒有很難革命成功。而大部分的地下組織(說穿了就是黑道)革命成功的,最後幾乎都是靠倒戈,也就是演變成第二種革命。

第四種是過去兩三百年才稍微有看到的形式,那就是外來的思想改革派,用新的意識形態號召、新的組織方式來革命。

其實上述四種武裝革命類型,其實並不是單向選擇題。以清末民初的動亂和起義為例,其實很多都是宗教、地下組織和海外改革派發起的,但是最後武裝革命的動能,尤其是辛亥革命前後的那一波武裝革命,則是靠北洋新軍倒戈才成事。

如果從隋唐一路看到民初,其實華人世界的革命史中最恐怖的不是甚麼思想改革、更不是甚麼草根運動,最恐怖的就是華人「窩裡反」的倒戈文化。而現代的華人歷史觀自然是不容許我們這樣直接去解讀華人的歷史,但是這其實是非常虛偽的。以日本的戰國史作為反例,日本武士道精神其實也不是甚麼高尚的文化,他講究的就是尚武精神,其所謂「忠誠」就是弱者服從強者,但一旦主公過世,家臣就會造反,這種弱肉強食的文化其實並沒有甚麼好掩飾的。


天命之詭辯

而華人是怎麼去粉飾「窩裡反」文化的事實呢?

其實就是利用「天命」的詭辯來建立正當性。

仔細想想,今天如果你是當權者,說自己「得天命」有甚麼意義?不就是為了要鞏固統治的正當性嗎?

而請問,甚麼樣的人會聽了「天子得天命」就乖乖接受統治?大概只有帝國順民或是白癡吧。

天命這種東西不能當飯吃,當作政治文宣騙騙一群長久以來被馴化的孬民或許有點作用,但是一旦沒飯吃、到處都是軍閥匪賊割據時(所謂逼上梁山),大家還會認天子的天命很重要嗎?

講句實在話,我們所閱讀的三國志,就是「天命詭辯」下的產物。東漢末年,當時根本已經是軍閥割據,而且很多都是過去當官的世族,說穿了就是大家都「窩裡反」了。曹操到處征戰成了最大勢力,最大的敗筆就是沒有處理好「天命」的政治文宣,自己時任丞相、挾持漢獻帝,結果死後被後世寫臭,怎麼也洗脫不了「野心勃勃」的臭名。

但事實上,誰在乎這些啊?

曹丕稱帝後,漢朝滅亡,但事實上漢帝國早就滅亡了。就好像春秋時代的周皇室,或是日本戰國時代和江戶時代的天皇,根本是沒有實質權力的。去討論齊桓公是不是叛國賊,或是德川家康是不是逆臣,對於實質統治是一點意義都沒有的。

但是,在華人文化中,因為罷黜百家後儒家士大夫必須用個模糊的形而上概念作為其哲學理論基礎,因此一直沒有辦法突破「天命」的說法。

因此,如果你叛變,你必須要寫故事解釋前朝失天命、自己得天命。這也是為什麼華人文化中一堆甚麼劉邦斬大蛇、朱元璋天子睡姿之類狗屁倒灶的故事,要叛變就叛變、要革命就革命,廢話一堆!

會用這麼多廢話去包裝政權轉移,代表了一件事情:很多政權轉移都是皇帝或是君王的臣子造反,而你篡位又怕被別人篡位,你當然要發明一個你的治理權不光光是用武力搶來的藉口,就是這麼簡單。


卸下光環的中共天子

清朝滅亡其實對於華夏文明最大的意義就是兩千年帝治的結束,同時也消滅了「天命」這個白癡的觀念。

但是,這也代表一件事情:千年以來華夏文明從來沒有一個可以在「天命」以外奠定統治正當性的理論,後來建立的人民政府和國民政府,都是從外引入憲法制度,但是一張紙根本不可能會改變民族性

中共高層當然不是笨蛋,這也是為什麼中共「槍桿子出政權」依然是中共政治思想的核心。在中共內部和中國政府內,最重要的位子的不是總書記和國家主席,而是軍委主席。

講到這邊重點來了:

這次武漢肺炎造成的公衛危機,引發了人民不滿;現在封城導致經濟衰退,接下來再不舒緩有觸發的糧食危機,屆時,就已經具備了華夏歷史上各類武裝革命的先決條件了。這次,中國人民也不管甚麼「天命」,要反,最有可能就是窩裡反。

而且最有可能會造反的,就是解放軍。習近平上台時解決掉周永康和薄熙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這些分別掌握中共司法資源和地方武警體系的人如果可以公然跟中央做對,如果這些人一旦接觸軍權更大一定會帶頭唱反調。因此習近平在被暗殺失敗後,便下手為強解決掉了幾位重要的政敵。

這次這次救災公安和武警大幅動員已經很勞師動眾了,會再直接動用解放軍去進駐各地,其實協助公衛是次要,最主要的其實是監視並控制各省市的地方勢力,以免各地勢力藉中央政府控制弱化的非常時期去搶奪權力。只有壓制住地方官員勢力的時候,當出現糧食危機時,就算地方暴動、有人起義造反,只要中共內部沒有人倒戈,就可以順利鎮壓。

中共黨中央其實非常了解華人的民族性,也早就為動亂做好準備了。而這次很不幸的是中國衰退的幅度過大,如果內部出現大規模動亂和軍事鎮壓,估計國際的普遍態度會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協助中共穩定政權,對全球經濟來說比甚麼都重要。

很不幸,但事實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