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免費寫稿

如果你的文章能帶來流量,拜託,不要免費幫人家寫稿。因為這是讓台灣藐視專業的文化的主因。

有些腦袋生在屁眼裡面的人會說這是貪財,因為市場常態就是如此,別人都這麼做,為什麼你總是喜歡跟人不一樣?

好,我告訴你為什麼我不這麼做,而所有的作家也應該拒絕跟要別人免費寫稿的平台合作。

這不是貪財,在台灣本土連暢銷作家的行情都是一個字兩三塊錢,連個入門工程師的薪水都不到。

而且還超級不穩定,誰貪財啊?


短視近利的業主

這種請作者寫稿「純粹賺名聲」的模式在台灣可以如此主流,也是要感謝我們勞基法訓練出來的一堆帝國順民,寧願吃屎也不願意反對非人的待遇。

台灣的製造業、電子業、軟體業,一直到演藝事業,到最後走下坡,原因都是一個:台灣業主短視近利,很多都是殺雞取卵地在經營自己的公司。而內容產業也是一樣,一直在靠壓榨作者來賺流量、賺廣告費的平台,從一開始就是不斷地在摧毀品牌價值。

近年來最可笑的應該要算是訂閱制網站,自稱以「經紀人」的角色去發展「作者經紀」。

好,那我們來聊聊「經紀人」和「經紀公司」的作用。

在一般有正常演藝事業的國家(意思是不像台灣這樣想用人家一集的預算去拍出一整季的低能演藝事業),藝人或是作者出道的時候,他的才華可能只有發揮10%。因此,經紀人必須根據自己的經驗和專業去幫助演藝或內容生產者去提升自己的技能、包裝自己並且與產業建立更深的鍵結。對於演藝人員而言,這包括去上課進修、去參加公關活動、去學習社交禮儀、去參與公益等,而且很多人脈都是由經紀人提供。內容工作者也是一樣,經紀公司會提供資深的編輯來提供創作者改進的建議、幫作者規劃發表會,並將作者從幕後的生產者包裝成為一個品牌。

正常來講,一位演藝人員或內容生產者,在經過好的經紀公司之手後,可以將10%潛力去提升到80%, 90%,然後大放異彩。做得好,經紀公司或許分走50%甚至更多,但是生產者至少也將原有的10%的收益提升到20%或30%,也是大賺了一筆。

但是這在台灣就不同了,台灣的經紀公司會想用最小的投資,把你的能力從10%提升到20%,賺走這10%的差額後,甚至甚麼都不會分你。

如果你不滿,他還會說你不知感恩,他給你免費的曝光,還沒跟你收錢呢!

這就好笑了,沒有生產者的才華和內容,經紀公司賺甚麼?

你如果要拿別人的時間和才能去賺錢,麻煩老老實實的付錢。


更不要臉的內容平台新創

台灣傳統出版業的條件非常不好,但是不管是版稅還是稿費都還是有給。

讓我個人更感冒的其實是現在台灣的一批網路內容平台新創。

好,如果你是將公司的廣告收益和周邊收益乖乖地跟作者對比例分,或是乖乖地給稿費、版稅那至少作者們跟你們還有基本的合作基礎了。

但是現在台灣主流的數位內容平台,就連想要掛牌上市的,竟然都是用無償的方式在轉載刊登作者文章。最可笑的應該要算是在做作者經紀的這群人,其實平台主心知肚明根本台灣沒多少人會為了品質比較好的文章去做訂閱,這些平台上面除了一些做投資分析的講師外和少數一些政治評論者以外,根本大部分的作者的內容都是免費開給讀者看的。

問題就是出在這些網站繼續營運,其實不管是廣告收益、導劉收益或是周邊收益,通通都是建立在作者的無償血汗之上。而至於那種甚麼用曝光換內容的理論,放你媽的狗屁,今天如果一位作者受經濟學人或紐約客青睞,幫這些大牌雜誌或平台寫寫專欄是有錢拿的!

所以拜託不要拿共體時艱這種觀念去套用在內容產業上,今天是你要開平台公司,今天是你需要作者的內容,這些都是你應該去承擔的風險,而不是把你們創業和營運的風險成本全部轉嫁到作者身上。

甚至更幹的是有些平台自己本身都沒甚麼流量,根本是作者把自己的粉絲導入你們的平台,這算哪門子的作者經紀啊?

因為說穿了,你們的平台最後就是Wordpress或是自己的蹩腳平台套套版面上上稿,誰不會啊?

我寧願把我的文章免費放在自己隨便做做的平台(就是這裡)讓讀者,也不願意讓你們這些平台轉載去賺錢。而且我也誠心希望其他作者一同拒絕幫不付稿費版稅的平台寫稿,因為只要作者們同心抵制,拿不到好內容的平台自然流量就會大幅衰退,最後倒閉。這樣的正向修正才會將廣告收益、周邊收益、導流收益重新集中到肯花資源在養作者的平台和經紀公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