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台灣家庭教育

身為曾在教育界服務過的科技人,我個人一直認為很多人在思考教育的時候,都習慣將問題和責任都歸咎於學校的教育,尤其是基礎教育。

但是,一位學生每一年換老師,但是卻換不了家庭,大家可有想過家庭對於一位學生的教育觀、素養教育和人生展望有甚麼影響呢?

大家迫不及待地想要將台灣所有的教育問題都推給教育部和老師,但事實上,台灣經歷過多次的教育體制改革,從考試院的淡出、技職體系的改制、一綱多本實施、聯考轉為多元入學,一直到最近推動的素養教育,請問這是否有根本地改變了台灣家庭盲目補習和獨尊智育的劣根性?

其實我們的家庭文化對於小孩的教育觀和人生觀是有很大的負面影響的。

大宅門思想

相信在台灣長大的各位,幾乎都受過長輩的灌輸。

而且這些灌輸通常是沒甚麼邏輯性的說法,就是一句「爸爸/媽媽/長輩都是過來人,而且都是為了你好,你乖乖照著我們說的就不會出錯了」之類的鳥話。

大家可以試想,這話從小聽到大,當初說這句話的父母或長輩搞不好才三十出頭,這話可以一直講到六七十歲,是不是很荒唐?究竟有甚麼樣的人,會覺得自己從年輕到老,對其他人灌輸的觀念都是正確的?自己難道都不會改變想法?難道自己從年輕到老的人生都是成功的?難道自己沒有犯錯?

會覺得自己可以對別人長期無條件灌輸的人,其實只說明了一件事:這人對於被灌輸對象輸出的不是思想,而是一種對公權力、輩分還有傳承體系的絕對服從。

而說明白點,其實大部分的台灣家長對於小孩的絕對灌輸行為,並不是真的認為自己的想法是對的,或是真的要為小孩好,而是因為台灣的家長認為小孩就是要絕對服從自己。

原因是甚麼?很簡單,這就是儒家士大夫文化的特色,沒有邏輯、不講究道理,以絕對的單一公權力為出發點,不容許異己,更不容許以下犯上。這歷史和哲學上的淵源太久,已經超出了本篇的篇幅,可另找時間再討論。


控制慾極強的台灣家庭

在台灣長大,我自己被灌輸的觀念中,最深刻的要算是台灣人,乃至華人尊貴的「家庭觀念」。這種觀念,簡單而言就是要有祖上庇蔭,家中要多子多孫,只要是親戚家人都要互相照應,並且將家人置於一切之上。

這聽起來很棒,不是嗎?

問題在於將任何東西無條件置於一切之上,很容易就會出現走上極端的悲劇。

而個人以為,台灣現在小孩的教育乃至人生的悲劇,最主要的就是長期處於控制慾過強的家庭之中成長。在這種家庭中,台灣小孩每天都要因為父母太過於在乎親戚朋友的眼光而將受莫名其妙的社會壓力施加於自己的小孩身上。

台灣的小孩久了以後發現在人生中自己想要甚麼其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家人要自己做甚麼。

別人的小孩做,自己沒做或不做,就會被家人罵;自己感興趣、喜歡的事物,如果不是遵從社會主流或是被人看不起,家人就會要求小孩放棄 - 台灣的人文和藝術素養就是這樣被消滅的。

今天你要是書讀不好,喜歡畫畫,家人會罵你是白癡,說丟家人的臉,然後送你去補習。如果你喜歡運動,家人會說你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還是送你去補習。

其實家長真的相信補習和考試真的對小孩好嗎?

當然不是,家長自己都是過來人,自己難道不明白整天被自己家人和親戚朋友施加壓力的感受嗎?

那今天為什麼還要這樣對待自己的小孩?

因為這不是道德觀點的問題,而是面子和控制的問題。

今天要小孩好好讀書,不是因為自己認為這對小孩好,而是因為自己怕丟臉,而且自己認為自己有權控制小孩。

嗯,你沒看錯。

家長認為自己有權去控制小孩。

而且,控制者和受控制者,之間是不需要溝通的。


情緒勒索與零溝通

台灣人接觸所謂「外國人」時,常常有個刻板印象,那就是「為什麼很多外國人講話都很有自信而且比較有魅力?」

魅力是旁人的主觀判定,但是自信卻是發自於個人。事實上,很多「外國人」就算是沒受過甚麼教育的老粗,會給人比較有自信的感覺,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在其生長環境中,表達自我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

沒有長期接觸、沒有深入了解其他國家的家庭的台灣人,是很難去體會讓自己的小孩相信自己的意見和喜好不重要,是一件多麼恐怖的事情 - 因為這在台灣是常態。

隨著小孩長大,尤其是步入青春叛逆期時,在很多台灣家庭中會出現兩種現象:

第一就是大量的情緒勒索。

因為小孩長大了,血氣方剛的青少年不會像是小學生和學齡前孩童那樣隨隨便便就會聽信家人的話,因此很多家人為了加強對小孩的控制,因此開始使用很多完全毫無邏輯可言的情緒勒索伎倆,如「我辛辛苦苦地把你養大,結果你今天竟然這樣對我說話」、「翅膀硬了齁!父母的話都可以不用聽了。」都是很典型的情緒勒索言論。

這類的情緒勒索長期下來其實對於小孩是會造成很大的陰影。受到情緒勒索的小孩會覺得自己有愧於家人,但是同時自己又有強烈的不認同感。一直處於這種認知和情感矛盾的環境下,很多受到情緒勒索的小孩會認為因為自己沒有謀生能力因此無法反抗,而開始鈍化了自己內部對於家庭的不認同感。

換句話說,這種行為不斷地灌輸我們的小孩:只要你今天是長輩,你講的話就是對的、你可以肆無忌憚地對晚輩進行情緒上的壓榨。

接著,第二種現象其實是第一種現象產生的零溝通狀況。

其實這之中的道理不難懂:當家人一直將自己、親戚和社會的期許不斷強加在你身上,同時又一直忽視你的興趣、想法和情緒,久而久之,你還會想要跟這個人溝通嗎?

台灣的家庭相較起過去敝人求學和工作時接觸的諸多美國家庭,長輩與晚輩的互動其實膚淺許多。除了大家眾所皆知的台灣父母與子女之間很少會主動言語表達「愛」以外,台灣的子女真的很少人可以心平氣和地去父母討論比較深入的話題,尤其是工作、政治、兩性關係等這些比較嚴肅的話題,常常都是不願意去多聊,雙方都認為代溝是必然的,根本不用去想怎麼克服。

而過去我個人在國外從事教育事業時,也是看到了這點歐美人與台灣人最大的不同:歐美的父母很多都會隨著小孩年齡成長而給予越來越高的自主性和尊重;子女成年後,歐美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就幾乎轉變成為朋友的關係,很少像是台灣父母已經習慣用命令和責難的口吻去跟子女對話。

在某種程度上,台灣學生的創造力和溝通能力的發展限制,早在家庭文化中就出現了。


為何媽寶文化改不了

在台灣的人應該都知道台灣的傳統中有「惡婆婆文化」。

惡婆婆的真諦就是嚴厲對待自己兒媳,使其每天操勞,直到媳婦自己也生孩子、孩子也成家後,媳婦就「熬成婆」了,繼續虐待自己兒子的媳婦。而在現代,這種文化其實不止於南方的家長,另外因為時代變遷,現在的惡婆婆文化也從過去的體罰轉變成為情緒勒索、情緒暴力。

其實台灣人現在很喜歡嘴的「媽寶文化」就是這樣開始的。

很多台灣人從小到大就不太敢忤逆家人,尤其是在家人提出不合理的要求時,長久的馴化下來乾脆一聲不吭、照做就是了。不單單是對自己的家人,對於配偶的家人,也常常都是習慣逆來順受。

在小孩的生長過程中,台灣家庭對於小孩的期許和獎勵是如此直接,也演變成為只要考試考得好,就會有零用錢、有玩具,而且這套路是一路玩到子女長大成人,甚至出社會以後都還會有這種玩法,比如說家裡先生孫子的子女會受家人較好的對待。

其實這種媽寶觀念長久下來是會創造很病態的人格,變成很多人依賴性很強,只會等別人發號司令才做事,做完以後等糖吃,但是碰到問題的時候手忙腳亂完全不知道如何去思考、解決問題。

而現在最搞笑的就是大家開始在思考甚麼樣的課程可以提升學生的思考能力和創造力,但是說真的:父母少去一直綁架小孩的時間和自由,不要去扼殺小孩子的自我認同和好奇心,才是最直接的解決方式